2su

正经的18岁啦
想等的人的祝福是等不到了
只希望睡醒了之后
能减少对一些事情的惦念
有很多话想说
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课文为什么不会自己背完呢…
太不懂事了
室友虚伪的笑与搪塞的态度还是那么令人作呕的
很丧?
很丧
但愿以后的日子里
能自己陪自己多找点儿乐子
头很疼
晚安

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
看到了庆年堂的颜料
当时想的是
爷爷肯定会很喜欢
挑了好久打算下单了
才恍然想起来
爷爷已经走了啊

最近做梦做的有点多
每天醒过来都是那种眩晕感
真的是活着吗
前些天梦到了爷爷
爷爷给我指着棚顶的洞
在漏水啊
正巧那天路过老房子
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爷爷盖起来的二节小楼
院子里的两棵十多年的沙果树
对我来说充满神秘色彩的仓房
以及那片会有各种植物生长的菜地
一切都没有了
残砖碎瓦满地
整条街都不是我小时候的那个样子了
韩泽她家的大院里也长满了杂草
越过高大的铁门
这种东西的生命力倒是异常顽强
强行忍住眼泪但心里还是十分难过的
像是小时候喝下的最苦最苦的汤药
吃过的最酸最酸的果子
故事还是结束了
我的童年
已经已经离开我一年的爷爷
不敢翻开影集
那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我们的照片
他抱着我
在那个小院子里
我笑的像个小傻子
他低头亲亲我的胖脸
摘下最好看的花给我
打到这里的时候哭的已经看不清字了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爷爷不过是出了趟远门
我总有一天会见到他的
可是真的是太想他了
那么多个晚上自己哭到天亮
爷爷如果看到了肯定说我不坚强
可他不在了啊
眼看就要开学了
离奶奶也要远了
为什么这世界总要这样呢
最畏惧分离
偏偏又要分离

昨天的梦

趁我还没睡
最近的梦总是很黑暗吧
能到自己魇到了
到底有没有魇到呢
昨晚能到跟几个孩子去了一个画室
对…梦里的大家都在说英语
一个画室里有个画家
系着围裙
画家神经质的高喊
大致意思是他是梵高的转世是艺术的缔造者
我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往旁边的桌子上一瞥看到一张已经很旧的报纸
杀仁犯在逃
画室杀 仁
艺术家
我把几个小孩子都悄悄拉回来
然后准备出去
被画家或者说是杀仁犯发现了
带着他们躲藏
……

昨晚的梦

最近总是在做那些关于末世的梦
这是第三个了吧
人类变成行尸走肉
活人在逃窜与叫喊
躲在地下室里
每一日都在为了活着而庆幸

关于最近的一些梦和随笔吧

既然把lof下回来就要写点什么
想想自己其实已经好久没有认真写点什么了
从明天开始监督自己写东西吧
虽然说让疼疼儿监督画画
但说实话还是没有画什么的
就像今天瞎画的阿多杏
真的是只有摸大头的时候最爽
自己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毛病呢
虽然已经放弃了画画这条路但不能否认自己曾对它的付出吧大概还是想捡一捡的吧
现在听的歌是
I Took A Pill In Ibiza
最近很喜欢听这类的歌啊
前几天晚上总做一些很cool很危险的梦
其实对梦里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向往的吧
其实翻翻lof里
在删了很多之后剩下的
也就只有关于她的故事了吧
那些属于过去的
恼人的
矫情的
句子
要不要也一起删掉了呢
不要了吧
那样子
太懦弱了
新的生活已经开始啦
把这一切当成是过去的回忆吧
不想成为连回忆都没有的人啊
放假之前说自己要在这个假期里写苏亦东和月倾城的故事
结果我的输入法都不认识他们了呢
翻到了初中时候充满中二气息的人设
不老不死的苏亦东
与异族血脉的月倾城
可到了如今
两个人都成了有血有肉的家伙
会爱会恨会死亡
那时候喜欢听容祖儿的小小
我觉得听着这首歌脑子里都是有着天真笑容的他们
而如今听着已经退圈的我的某位女神翻唱的匆匆那年
哭的像个傻子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大抵如此
REOL要解散了啊

难过了
………
可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吧…
前几天做的末世与黑帮的梦
好想写黑道paro啊
勇维茂灵都好
勇维吧
可是如果小狼狗是黑道头子的话ooc是very可能的
维克秃的话我真的是非常喜欢他装傻卖萌的样子啊
不喜欢看他勾心斗角
最近又陷入了文荒
天空雨太太的温柔刀与断情水真的很好看
但追连载的话太难熬了
追同人太太们的连载已经是非常痛苦了
等完结之后…再一口气把剩下的部分补完吧
话说
虽然马上就是日语系的人了
但五十音图仍是没有记住
给自己订好闹钟记笔记吧
现在要去记会儿日语学习笔记
一会儿再来写吧
对魔道祖师并不感兴趣但很爱听同人曲y( ˙ᴗ. )耶~
坠子的声音真的是太好听了

分手后那段日子里的无病呻吟
堆给自己警醒一下

感觉将一切都划清了呢
不必去说写讨你欢喜的话
不必再去尽我所能的去迎合
感觉终于送了一口气呢
也许就这样开始彻底释然吧
以前总觉得没有你心里会空落落的
现在却也没有什么不同
反而充实了些
其实做梦还是有梦到你的
可你每一次都松开了我的手
每一次都远远跑来不再回头
又怎么让人去信任
以前写过的那么多情诗变得乏味又令人沮丧
现在的日常也不过无病呻吟
懒啊
不想动弹

今天又是清静的一天
来去无常的阴云
与顷刻间倾泻而下的大雨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负真的是超级可悲可怜可笑的事情啊…




难过
明天就要放假可开心不起来啊
最喜欢的天策的玻璃杯弄碎了
还好我军爷的脸没有碎成渣渣
不过还是好难过
喜欢的东西果然都留不住吗
给前妻编了端午节手环给她系上了藏银的小铃铛
红线银铃
红线是百丈情丝
银铃是与君相伴
这是我以前最希望送给她的吧
如今只能当端午节礼物啦
似乎铃铛有些小她不是不喜欢
如果敲敲心脏的话还是会很难过吧空空的声音
快放假吧
想出去唱歌
唱那种我唱起来就跑调的满怀深情眷恋的情歌
唱给我曾经最珍视的那段日子



放学时候跟她说到了过去的事情
自欺欺人的以为回到了从前
她笑的那么开心
真是幸福啊


希望梦到她又只希望梦到那个只属于我的她
我事儿好多好麻烦啊
记得以前跟她吵架了的那段日子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她。
梦到我能牵着她的手去所有她想要去的地方
最近有点感伤了是夏天又来了吗
时隔两年这个夏天又是另外一种心情
那时候在海边上这下她的名字又看着她的名字被水冲走
而现在想将那段属于过去的记忆放在我不会去留意的角落
同样的隐隐作痛
不同的相思之苦
我真是跟两年前一样的矫情啊
还好她不知道
晚安
好梦
看着就很幸福了
也许放下才会更幸福一点



多想跟个漂亮妹子来场美丽的邂逅啊
我掏钱开房( ˙-˙ )

突然想起来曾经也有人答应说跟我去开房
可那人在别人眼里算不上漂亮
只有我执着的认为她那么美好
距离去年的那一天已经一年啦
我又何必斤斤计较
何必不肯放下
总会有人代替我去陪她过好这一天
也会有人给她我无法给的幸福
一点一点的划清界限
慢慢的习惯了便也不会那么难过啦

我多期待一场偶遇
遇见一个裙摆被夏风轻掀的美丽姑娘


图片是在你生日那时候送你的簪子
看着去年还在秀秀秀今年就分手了还真是有点讽刺对吧
其实还是很喜欢你的
但是更喜欢你幸福的样子啊
如果跟我分开你会很开心
会有其他人对你更好
那么我可以放手可以观望可以做你的朋友
一个喜欢你的朋友

可是你那厌恶的模样真的是很伤人啊
你说我又何能喜欢你
你何必筑起铜墙铁壁
又何苦伤害
又何需相信

那棵老树上缠绕在一起的红色布条
我还是有机会上山解开它吧
系着也不过徒增羁绊啦
就当我没牵过你的手
就当我没喜欢过你这个给我美梦与噩梦的家伙

关于苏亦东和月倾城的故事
其实也不知道写些什么好
只是觉得这两个人似乎将承载我的整个青春和我的成长…真的是很喜欢啊…
从一开始的幼稚的过家家一般的爱情设定到如今已经要有完整的故事线了,其间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其间的背叛与守望,其实想一想会让自己感到窒息一般的痛感。
其实说到月倾城,他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受吧,心中似乎只有权势而又冷血无情,可苏亦东那么喜欢他那么喜欢,喜欢到最后将最初的自己丢掉
【我的爱情成为了我】
月倾城的那种性格真的是很不讨喜的那种,苏亦东对他掏心掏肺也没有用,其实真的很想把月倾城的心掏出来啊,看看那里是不是也满是寒冰。从不给人任何希望,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他想的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无论是他对苏亦东的挖眼取印还是后来与那个眉眼与苏亦东像极了的女人成亲,苏亦东也拿不准月倾城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瞬曾爱上过他
苏亦东陪了月倾城一辈子斗了一辈子直到他觉得他已经释怀了,那些互相报复与伤害的日子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斤斤计较,他也没能知道月倾城究竟是什么样的家伙
只不过在孩提时代的钟情就误了他一生。
然后为了这本不值钱的喜欢赔上了全部身家直至死亡也不曾停息…

好多梦里的梦到的没时间写的脑洞

关于一个奇怪的梦
梦到了一个英俊无比的龙族十三殿下Ծ ̮ Ծ
然后好像是为了击杀魔神,他把两根魔神柱摧毁把魔神封印在自己体内,干完这档子事儿还跟魔族大将军干了一仗把人家的剑都给敲断了( ˙-˙ )
然后还是个学霸…日常以嘲讽其他海鲜为乐!总之是个牛批的不行的家伙却意外的有点温柔责任感很强

从魔族虚无之地逃出来的小孩子想寻找自由想看看这美丽的世界,然后一直都有虚无之地的影来捉他诱惑他,最后杀了他的同伴,then小孩子黑了暴走了绝望了把跟虚无之地里的影与暗融合,get了巨大能量成为了大魔王…并用虚无重新创造的同伴,虽然创造出来的伙伴没有感情也不会说话…(◍′˘‵◍)

还有梦到过苏仲和良辰的故事

  苏仲认识良辰是在初中时候,喜欢上良辰是在初中毕业,认为自己也许爱上了良辰是在高二,与良辰的分开…在那段曾以为会到白首的将来

  在初中时候就开始的感情让人觉得有些缥缈可笑。可的的确确的苏仲就在那个时段上喜欢上了良辰喜欢的无比难过无比痴迷…直到如今也常常怀念那一段没喜欢上良辰,二人是挚友的快乐日子…

良辰究竟是良辰还是良人让苏仲想了几年,可想来想去也没得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苏仲最后放弃了…管他呢…喜欢就够了,可再喜欢也抵不上这岁月时光的摧残。直到今天,苏仲也不知道是自己是在良辰抓住的是良人还是没在良辰遇到良人。

  苏仲觉得自己也许可以成为思想家或者哲学家,每天都在想那些奇怪的东西,涨的脑子硬生生的疼,也得不出个所以然,倒是心境有所提升,不失为一种修炼,指不定再过几年悟了就能成为啥禅学大师…想来还挺风光。
 
  说实话良辰他一直没心没肺不懂得去体贴也不懂得去珍惜去回应,这让苏仲时不时恼火…想找他谈谈却又无从说起。

苏仲和良辰的关系注定要终结只是早晚,但没有想过快的让他来不及防范,来不及让他把心变得坚硬,来不及对那人筑起铁壁铜墙。

  苏仲以为这段关系会好好维持下去只要他倾尽全力。但他错的可笑,在他为良辰写着情诗的那个中午,良辰彻底否定了他的一切…然后就此说了分手。那也许是最好的新学期礼物,足够痛苦足够令人清醒…

哎呀还有好多啊好懒啊好不想写啊
(.ω.)

这几天晚上天天都在做噩梦ヽ(゜Q。)ノ
昨晚梦到的是谋杀
前天好像是丧尸
前天晚上做的梦是自己的血能够驱逐丧尸
这个很牛批
还梦到说自己开车找一只丧尸
那是谁呢
还有昨天晚上那个梦好迷啊
就是说周围人一个一个被杀掉
then杀人凶手就在我床下
but没杀我诶
在网吧里跟同学打游戏的时候
杀手突然出现
我拉着同学藏了起来
但他还是死了
好迷(.ω.)